工伤赔偿成功案例:河北省九级工伤赔偿标准和数额


ABUIABACGAAg6fzZxQUo4vOk6wIwrgM4rgM.jpg连青山律师,专业工伤赔偿律师,专注于工伤赔偿,工伤认定,工伤行政诉讼等工伤疑难案件电话15031163869

河北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冀01民终10964

上诉人(原审原告):灵寿县方园石材厂,住所地灵寿县三圣院乡东木佛村。

法定代表人:李国芳,该厂厂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朱某某,男,1972621日出生,汉族,无业,湖北省郧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连青山,河北俱时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灵寿县方园石材厂因与被上诉人朱某某劳动争议纠纷一案,不服河北省灵寿县人民法院(2017)冀0126民初95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灵寿县方园石材厂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上诉人不承担被上诉人停工留薪工资等相关费用;2、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主要事实和理由:被上诉人随意解除劳动关系,已承诺不向上诉人主张除保险基金赔付外的任何费用,无权主张任何权益,原审法院不应予以支持。

被上诉人答辩称: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灵寿县方园石材厂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原告不承担被告的停工留薪期工资、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工伤待遇;2.判令原告不承担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被告系原告单位职工,20164515时左右,被告在厂院用龙门吊往料车吊装石头时,双下肢被石头砸伤,经诊断为:左胫腓骨骨骨折、右内踝皮肤挫裂伤。石家庄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于2016617日作出冀伤险认决字[2016]01260088号认定工伤决定书,认定朱某某为工伤。石家庄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于20161229日作出石劳鉴201601260118号初次鉴定结论书,鉴定被告为九级伤残。被告于201746日向灵寿县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解除与本案原告的劳动关系,并要求本案原告支付其工伤保险待遇。灵寿县劳动人事争议调解仲裁委员会于201761日作出裁决书,裁决如下:一、申请人与被申请人解除劳动关系;二、被申请人一次性支付给申请人以下款项:1、停工留薪期工资2928元×4=11712元;2、一次性伤残补助金2928元×9=26352元;3、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4367元×6=26202元;4、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4367元×14=61138元。原告对仲裁书中一次性伤残补助金这一项没有异议,对其他各项不服,但对其他各项工伤保险待遇的数额均无异议。原告已为被告参加工伤保险,庭后经本院调查,灵寿县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已于2017424日将一次性伤残补助金26352元打入原告账户。

原审认为,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被告系原告单位职工,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且经工伤认定的,享受工伤保险待遇;其中,经劳动能力鉴定丧失劳动能力的,享受伤残待遇。原、被告对仲裁书中认定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的承担及各项待遇数额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因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已打入原告账户,原告应向被告支付。原告称被告承诺不向其主张停工留薪期工资及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但未提交证据,故对其所述,本院不予采信。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条“职工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需要暂停工作接受工伤医疗的,在停工留薪期内,原工资福利待遇不变,由其所在单位按月支付”的规定,停工留薪期内工资应由原告支付;根据《工伤保险条例》三十七条“职工因工致残被鉴定为七级至十级伤残的,享受以下待遇:…(二)职工本人提出解除劳动、聘用合同的,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由用人单位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的规定,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应当由原告支付。对于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由于原告已依法为被告参加了工伤保险,应由工伤保险基金支付,但原告应向社会保险行政部门申请支付,被告予以协助办理。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社会保险法》第三十六条、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条、第三十七条,《河北省工伤保险实施办法》第二十七条、第三十四条规定,判决如下:一、解除原告灵寿县方园石材厂与被告朱某某的劳动关系;二、原告灵寿县方园石材厂于本判决生效后五日内支付被告朱某某停工留薪期工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共计64266元;三、原告灵寿县方园石材厂于本判决生效后十五日内为被告朱某某向工伤保险经办机构申领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被告朱某某予以协助办理。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收取计5元,由原告灵寿县方园石材厂负担。

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被上诉人因工致残被鉴定为九级伤残,其主张解除合同并由上诉人支付其工伤保险待遇,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条、第三十七条之规定,并无不当。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已承诺不向上诉人主张除保险基金赔付外的任何费用,但未举证予以证明,原审法院对其主张不予支持,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亦无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诉讼费10元,由上诉人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赵 林

审判员 岳桂恒

审判员 姜瑞祥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十五日

书记员 董 冉